Prus

( ̄▽ ̄)ノ

上色殘( ̄∇ ̄)

上色殘( ´▽` )ノ

##想當初看這部第一個迷上的就是英國啊😆😆😆😆😆(字醜抱歉)

#性格崩壞(笑)
一直很想畫這個老梗

##雨天好鬱悶啊~😵😵😵


##😀😀今天來個草圖,好久沒畫了

P1.不專業仿畫的西蒙
P2.Q版西蒙
P3.Q版塔巴斯
(順序沒打錯吧😆)

😆😆😆😆😆

【塔西】彼岸世界-7

這次懶的打上面啦~總之小學生文筆別介意

CP:塔巴斯x西蒙

#正文:

7.

夜幕降臨,廢棄的倉庫裡充斥著冰涼的氣息,塔巴斯只記得自己被一個渾蛋冒牌司機給弄昏了,而現在從迷糊的視線裡他卻看到了一幕駭人的景象,為什麼...他的哥哥西蒙拿著刀刃刺入他們父親的胸膛...震驚的塔巴斯無從以對,在緩過來後才奮力的掙開綁著雙手的繩子,跑上前抓著那人的領子大吼著,一切全都亂了套,西蒙移開視線躲避著塔巴斯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到底在幹嘛!”

“...”

望著一語不發的西蒙,雖然很憤怒有很疑惑,但塔巴斯決定先將此事放在一邊,先救性命垂危的父親比較重要,然而就在塔巴斯剛繞過西蒙時,那人卻意外的朝塔巴斯身上揮拳,塔巴斯瞬間反應過來的往後跳了一步,非常震驚的看著擺出戰鬥樣子的西蒙,他的眼神沒有任何遲疑

“你到底在幹嘛!我不管你剛剛做了什麼,但現在救父親要緊啊!”

“塔巴斯...你不能過去,這是為了你好”

“你在說什麼鬼話!滾開!”

“...”

塔巴斯一次又一次的想跑到父親的身旁,卻被西蒙從中阻擾,他在打架上從沒贏過西蒙,西蒙的拳腳毫不留情的打在塔巴斯身上,也同時打擊著他的心,在看到另一邊的兩人準備帶走自己父親時,塔巴斯像是失去理智般的衝向前想制止那兩人,然而只是無用罷了...

眼睜睜的看著父親被帶走,看著那兩人臨走前嘲諷般的笑容,塔巴斯深感到自己的弱小,跪在冰冷的地面望著他的兄長那隱忍悲痛的表情讓塔巴斯不禁憤怒的大吼

“你憑什麼露出這種表情!爸爸他...都是因為你!讓我過去啊…哥哥!求求你了!"

“這是不得已的...你之後會明白的...”

“我就是不明白啊!只知道你這冷血的傢伙害父親被他們帶走了...”

“我...”

西蒙打算在解釋些什麼,就在這時門口傳來爆炸的聲響,西蒙連忙抓著塔巴斯躲到障礙物後頭,爆炸引起的塵埃與灼熱的風從皮膚上傳來,大量的濃煙也開始湧入工廠內,才不過一下子,他們就深陷在火海內

西蒙拉着還沒緩過來的塔巴斯蹲低前進,並尋找著出口但由於濃煙過大西蒙只好先到一個房間內,迅速的關上門西蒙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堵住門縫,而塔巴斯見狀也脫下了外套,但這樣肯定撐不久,環視昏暗的周圍,西蒙看到了離地面三米左右有個小窗子勉強能過去,他拿起地上的石塊用力的砸向玻璃

“接下來只剩出去了...塔巴斯”

他們兩人對視了起來,塔巴斯內心也明白現在先逃出去最重要,也知道門就快稱不住了,室內漸漸的被濃煙淹沒*果然...恨不了你啊哥哥...*

“你先出去,西蒙...”

“塔巴斯都這種時候了你!”

“不是你先出去的話我就待在這等死!你沒資格命令我吧!你這傷害父親的人!”

西蒙沉下眼不再和塔巴斯說話,依塔巴斯那固執的性子西蒙真有些怕他說到做到,於是他往後退了幾步,利用助跑奮力一跳抓到了窗子的邊緣,手臂用力撐起上半身,窗子上留下的玻璃殘渣狠狠的扎進西蒙的手裡,但他絲毫不在意,在通過窗子是還順便清除可能會弄傷塔巴斯的玻璃後才跳下了窗

塔巴斯看著西蒙爬出了倉庫後才鬆了口氣,但就在這時門外又傳來爆炸的聲響,門被無情的炸開,火焰以及濃煙竄入

“可惡!”

西蒙看著遲遲沒出來的塔巴斯內心感到無比的焦急,在聽到剛才的爆炸聲後更是如此,*果然剛剛應該堅持讓他先出來的...*西蒙煩悶的抓了抓亞麻色的頭髮,就在這時原本先離去的兩人出現在西蒙面前

“嘻嘻,西蒙小弟你出來啦?塔巴斯小弟呢呵呵~”

“呵,肯定還在裡面吧,哥哥先逃不會太過份了嘛?恩?”

“風沙...小丑...你們這樣是毀約了吧…”

“才沒有呢~只是在當下饒過他一命而已,是你會錯意喔,不過只要你做一件事,我們也不是不可以救他啦~嘻嘻~~~~”

“你們!...是...是什麼,我答應什麼事我都做的到...”

“真的?那加入我們吧~”

“....你們在開玩笑吧…”

“要嘛加入我們,要嘛最親愛的弟弟死在火海 這不是很明確的答案?哎呀弟弟君應該快被燒死了吧~”

“....我知道了...”

“那麼契約達成”

小丑從草叢後拿出了一把電鋸,就像提前放在那一樣,舉著電鋸,小丑熟練的將鐵皮倉庫開了一個大洞,濃煙順勢竄了出來,西蒙強忍著呼吸道的不適將倒在裡頭的塔巴斯扶了出來放到一旁的草地上,擔心的撫摸著那灼熱的被煙燻黑的臉頰

“忍耐一下...哥哥馬上帶你去就醫...”

“嘻嘻~西蒙小弟來一下,加入我們需要一個重要的儀式呢~弄完我們就幫你把弟弟送去醫院~”

西蒙起身跟著小丑又回到了倉庫旁,而風沙也在那,火勢漸漸的蔓延到外頭,在過一會就會燒到了樹林,站在一旁,臉上拂過灼熱的風彷彿是燒傷一般,可是那兩人卻像毫無感覺般,特別是風沙在靠近火勢正大的地方,拿著一個細長的東西對自己招了招手,走進一看才知道...那是鐵烙...被燒到通紅的鐵,發出滋滋的聲響,不禁讓西蒙直發冷汗

“喔呀,在害怕嘛?放心我會溫柔一點,只是會痛一點罷了,我看看,要烙那邊呢?這可我請工匠特質的造型,得烙在相襯的地方呢…”

風沙打量著西蒙的全身,就像是要看穿他一樣灼熱的視線,然後西蒙感到那視線停留在一處頓了很久,風沙的嘴角小小的勾了起來,接著西蒙就看見一隻手抓過他的領子狠狠的將他甩在地面,西蒙仰式著風沙那高大的呻身影,見那人蹲了下來手輕輕的撫上西蒙那線條漂亮的頸部,手指劃過了一個區塊

“這裡...”

這是西蒙見過最令人發寒的笑容,沒有任何一點的笑意,風沙的眼神更多的是戲謔以及殺意,小丑走了過來抓住西蒙的雙手高舉至頭上,同時也固定住他的頭部

“嘻嘻,烙歪就不好了,不是嘛?”

“嗚…”

在鐵烙不能在更紅的時候,風沙將它舉離了火源,他那滿是老繭的手遮住了西蒙的雙眼,突如其來的黑暗不禁讓西蒙慌了,不知到會發生什麼事,不知道風沙什麼時候才會進行烙印,身體不停使喚的顫抖了起來,頸部的上方有一股微微的熱源,於此同時耳邊還傳來小丑的笑聲以及那男人的聲音

“要來囉,沒發出聲音的話我會給你獎勵的”

滋滋的聲響傳了出來,灼熱的疼痛狠狠的像西蒙襲來,脆弱的頸部無法負荷如此的傷害,西蒙強忍著想要大叫的衝動,手指使勁的摳挖著地面,雙腳也是胡亂的踢著,不知過了多久,鐵烙雖然早已拿開,但西蒙卻感到脖子的地方依舊被什麼燙著,生理上的淚水從眼角滑落,小丑從一旁拿過水澆灌在傷口上,風沙則在一旁欣賞自己的傑作,鮮紅的彼岸花葉子的花紋就這樣印在上頭,就像藝術品般

天上的月亮逐漸被黑雲覆蓋,過沒多久後就降下了雨水,火勢瞬間被澆熄,工廠被燒的殘缺,但一旁的樹林一點事都沒有,西蒙躺在地上看著不知何時開過來的車,他看見小丑將塔巴斯運上了車子,而自己則被風沙跩了起來扔到了後座,身體非常的乏力,頸部的灼燒感卻讓他無法昏過去,他將塔巴斯的頭枕在自己的腿上像是易碎物般撫摸著那雜亂卻又柔軟的髮絲,然後疲憊感也戰勝了疼痛,西蒙的意識漸漸的離去,最終陷入了黑暗之中...


To be continue......

#又是半夜更😉,終於...下次真不想用破電腦打字...唉...,下次想試試開車車,可是應該怎麼用啊~要用連結嘛?還是圖片啊…我是新手啊…乾脆跳過?(欸嘿😜)

話說我好像一直讓塔巴斯沒醒多久又睡過去呢😮😮(驚覺)

##今天破電腦害我碼的全都報銷了...QAQ
怒到跑去畫一個西蒙
(圍巾就別在意了)QAQ
還我文字檔啊啊啊啊
😭😭😭😭😭😭😭😭😭😭😭😭😭😭😭

【塔西】彼岸世界-6

*小學生文筆

*不定時更

*CP:塔巴斯x西蒙


#正文:

6.

“那麼,今天會議就到這吧,辛苦了”

學生會辦公室裡,西蒙正收拾著東西,準備回家,夕陽西下,室內被渲染成柔和的橘黃色,,看起來很溫暖卻帶了些惆
悵,西蒙與學生會的成員們道別後自己也走出的了辦公室

走廊上,他撥打著塔巴斯的手機發現是語音信箱後,讓他不禁有些不安,畢竟一直到前些陣子那神秘人的簡訊還是依舊騷擾著西蒙,在交完報告資料後西蒙加快腳步,一心只想趕快回家,在來到校門口時他看見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的男子望著自己,露出了詭異的笑容,那人緩緩的走上前,拿出手中的平板電腦滑出了一個視評,而平板上的畫面不禁讓西蒙感到背後一陣寒顫

“親愛的西蒙先生,我想邀請您喝杯茶,您的弟弟塔巴斯也在等候您呢~”

畫面裡,塔巴斯被束縛住倒在沙發上,全身上下沒什麼外傷只是昏迷這點讓西蒙鬆了口氣,但同時也他握緊拳頭,有些發狠的瞪著神秘的西服男子,即便內心有些反抗,但還是坐上了那人的車

“你想做什麼...”

“呵呵,只是請您喝個茶罷了,對了小的還沒介紹自己呢,請您稱呼我為小丑就好了”

“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哎呀呀~這真是八卦的客人呢~我只是個嘍囉,什麼都不知道唷~”

“你!...”

西蒙坐在後座憤怒的盯著開著車的人,但卻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看著窗外不斷掠過的街道,西蒙知道他越來越遠離城市,景色漸漸的變成荒涼且杳無人煙的森林,,似乎是到了目的地,那人停下了車,要西蒙跟著自己進到一個荒廢的工廠內,在看到昏迷倒在沙發上的塔巴斯後,西蒙便連忙跑了過去確認他的安危,在確認塔巴斯真的只是昏迷後便放下心中的大石,同時另一邊也有兩個人走了過來...是他的父親以及一個面容猙獰的人

“爸爸...”

“看看這,人員終於到齊了呢,歡迎你們來到這與我們共享下午茶時間,請叫我風沙就好”

稱自己為風沙的男人,全身上下散發著強烈的殺氣,西蒙不禁往後退了一步將塔巴斯護在後頭,風沙像是沒看到一樣自顧自的坐在沙發上,吩咐一旁的小丑拿出茶點,並示意西蒙以及約翰坐下

看著眼前精緻的茶點,西蒙以及約翰一口也沒動,畢竟誰也不知道裡頭到底有沒有被放入不明的物體,風沙也看出這點,便跟西蒙換了蛋糕沒有猶豫的吃了下去

“怎麼?不吃嗎?絕對沒毒的,用這種方式一點都不有趣,放心吃吧,等吃完才是談天時間呢~”

時間慢慢的過去,這對西蒙的精神是種折磨,這男人是誰?目的是什麼?父親為什麼出現在這,絞盡腦汁他總覺得事情絕對和父親有關,風沙與父親應該認識...這是西蒙的直覺

風沙吃下了最後一口蛋糕後便開始閒聊一些無關要緊的小事,接著站了起來,風沙周圍的氣氛改變了,他惡狠狠的看著父親露出詭譎的微笑,用著低沉的沙啞音說道

“約翰,終於來到了這一天呢~你親愛的兩個兒子可真是可愛呢,記得嗎?他們出生那天我也在呢!”

“風沙,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我想做什麼,你不是挺明白的嘛?雖然我現在就想搞死你,但,這似乎不太有趣呢~~~是吧?小丑”

“嘻嘻嘻嘻,是的風沙大人,這樣太缺雅興了呢~”

"啊啊,真是的,塔巴斯小弟居然還在睡呢~原本想說讓他也一起參加遊戲的說"

"你...!我不准你動我的弟弟!"

“啊啊,別激動嘛!不然這樣吧,西蒙小弟,我和你玩個遊戲吧”

“?...遊戲 ?”

“是啊,現在只要我一聲令下,你們全都得去見閻羅王呢,不過一點也不好玩,我給你個機會,這裡有一把刀,是選擇弟弟呢還是選擇父親,只要你決定好了,就將這把刀...刺入你拋棄的那個人的心臟...時限五分鐘,你如果做不出選擇,我就殺掉他們兩個人,來吧,遊戲開始啦!”

"你開什麼玩笑啊!誰要跟你玩這什麼爛遊戲!"

"喔?你當我說假的?"

風沙不知從哪拿出一把刀,就往西蒙的方向丟了過去,刀筆直的插在離塔巴斯的頭只有一公分的沙發上,而西蒙的臉頰上也出現淡淡的血痕,這個人...是認真的,恍然的看著風沙又丟了一把刀在自己的腳前,又看了看自己的父親以及塔巴斯,此刻的約翰用著堅毅的回望著他,西蒙當然了解他的意思*將刀刃刺向我吧…*西蒙有些顫抖的蹲了下去卻遲遲不敢撿起那把刀,就在這時他發現約翰居然走向了自己,寬大的手給握住了西蒙的手拿起了地上的刀,約翰緊緊抓著西蒙的手將刀刃對準自己心臟的地方

“西蒙,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殘忍...但,請原諒我的任性吧…”

“爸爸!不行啊!放手...快放開我的手!”

感受到手上傳來的牽引,西蒙使勁全力的想掙脫,奈何他父親的力氣非常大,尖銳的刀口已劃開約翰小麥色的皮膚流出了些微的鮮紅

“這真是感人的父子情呢~不過時間似乎不太夠啊~西蒙小弟,你在這樣優柔優柔寡斷的,真的會害死原本可以活著的人喔,順便說你還有半分鐘”

夢境成真了,西蒙忽然的想起夢中,西蒙王子拿著劍貫穿約翰國王的那一幕,為什麼?為什麼是自己...看著父親的臉龐,西蒙的眼角落下炙熱的淚水,約翰舉起另一隻手,充滿老繭的手撫上眼角,約翰此刻的笑容是如此的慈祥 他用著低沉穩重的聲音道

“男子漢是不能哭的吧?西蒙,不是答應過我,會撐起公司以及照顧塔巴斯嘛?”

他想起夢境的西蒙王子,當時也是這樣的心情吧…不甘以及...他必須這麼做的心情...雙手停止了顫抖,西蒙穩穩的握住刀,直視著約翰的雙眸

“爸爸...我...”

“時間倒數10秒囉”

“孩子,我很怨恨自己無能為力,這是注定好的命運,成全我吧...”

“9......8......7......6”

“我相信你能戰勝命運的,西蒙,我親愛的孩子,動手吧”

“爸爸,我一定會...遵守您的教誨的...對不起了”

“5...4...3”

“我愛你,親愛的孩子...永別了”

“2...1...”

"再...見..."

雙手順著力道,刀刃完全的沒入約翰的胸膛,西蒙雙手被鮮血染紅了,溫熱的感覺傳到手上,而父親身上的溫度也隨著流出的鮮血而一點一點的失去,西蒙恍惚的看著自己的手,在聽到一陣呼喊後便回頭一看,塔巴斯怒氣沖沖的掙脫被繩子綁住的雙手,衝到西蒙的眼前抓著他的領子然後怒吼著

“你到底在幹什麼!”

“...”



To be continue......

#好像很久沒更文了,最近打工真是太忙了,😅
我知道沒人想我的((蹲地板畫圈圈))

#總之下次再見😐😐😐😐😐